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地方资讯 >

地方资讯

淘宝网上狂购“欢乐豆” 15万多元“打水漂”

发布日期:2021-05-13 09:37   来源:未知   阅读:

  “80后”的他是芜湖的一名网络游戏玩家。3年前,他下载了一款“850棋牌游戏”手游APP,平台提供的游戏种类有“打鱼”“五张”“斗牛”“牌九”“麻将”“炸金花”等等,玩家想要参与,需要用各自账户里的“欢乐豆”进行下注。

  所谓“欢乐豆”是一种虚拟的游戏币,但“850棋牌游戏平台”并不直接出售,需要找平台代理去购买。购买了就可以充值上分,赢家还可以下分提现。

  从上述游戏的特征不难看出,这是带有赌博色彩的游戏网站。他是2018年迷上这款游戏的,他的“欢乐豆”都购于一家淘宝网店,然后用于“850棋牌游戏”消费。第一次购买是在2018年的4月14日,此后一发不可收拾,到2018年5月1日,差不多只有半个月的时间,他下单75笔购买“欢乐豆”,从最初每笔下单二三百元,到最后每笔下单数千元甚至上万元,他下单总金额高达15万多元。

  正当他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淘宝平台发布了一条禁售公告,宣布从2018年5月24日起禁售所有棋牌游戏类虚拟商品,包含但不限于游戏币等,4月26日起禁止此类新商品发布,5月14日-23日将对该类目存量商品进行不定时批量下架,5月24日起所有棋牌游戏类商品按禁售规则处理,商品类型包含但不限于游戏币交易等。

  淘宝的禁售公告预示着像他这样的玩家将不能从淘宝网店中购买“欢乐豆”,不能充值上分也不能下分兑现。此后没过多久,“850棋牌游戏”也被有关部门定性为赌博网站被查禁,有关运营者和代理商陆续被查处,其中一些人受到了刑事处罚。

  眼看着花出去15万多元打了水漂,他有些不甘心。他向杭州互联网法院提交了起诉书,将向他出售“欢乐豆”的淘宝网店店主韦某及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告上了法庭,要求法院判定他与韦某之间的“欢乐豆”买卖合同无效,韦某返还他157546.9元,淘宝公司对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杭州互联网法院受理此案的时候,“850棋牌游戏”网站还没有被查封,法院查询后认为该网站具备网络游戏运营、网络虚拟货币发行等相关资质,因此并不认可原告提出的关于涉案“欢乐豆”不属于合法虚拟财产不应受到法律保护的主张。

  关于涉案游戏币的买卖行为是否因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而导致合同无效的问题。法院则认为,合同法规定的“强制性规定”,是指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应作限缩性解释,仅指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的法律和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因此,他据此主张合同无效的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淘宝公司是否应承担法律责任的问题。杭州互联网法院认为淘宝公司并非本案合同关系的当事人。同时,根据淘宝网网站的公示情况,淘宝公司具备从事网络游戏虚拟货币交易服务的经营资质,其根据平台管理的需要于2018年4月25日淘宝平台发布《淘宝网棋牌游戏商品禁售公告》,规定于5月24日起在淘宝网禁售所有棋牌游戏类虚拟商品,并规定,4月26日起棋牌游戏等类目集市禁止新商品发布。本案的交易行为最早一笔发生在2018年4月14日,涉案的交易行为并非淘宝禁售公告中的新发布商品,且后来经他要求,淘宝公司已向他披露了网店店主韦某的身份信息。因此,一审法院对他要求淘宝公司承担责任的主张不予支持。

  诉讼请求被驳回以后,他又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但他没有将淘宝公司列为被上诉人,而仅将韦某列为被上诉人,要求二审法院撤销杭州互联网法院的一审判决,改判支持他一审的全部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去年4月作出终审判决的时候,“850网络游戏”已经受到有关部门查处,并被定性为赌博网站。赌博行为是《治安管理处罚法》和《刑法》明令禁止的行为,既然如此,他和韦某因兑换赌博筹码而形成的买卖合同,既违背社会公德,也违反了法律的禁止性规定。二审法院据此支持了他一审时提出的、与韦某之间的买卖合同无效的诉讼请求。

  但法院同时认为,他作为买家购买大量“欢乐豆”用于赌博网站游戏消费,韦某作为卖家在淘宝网公开销售赌博网站筹码“欢乐豆”,双方均存在过错。任何人皆不能从违法行为中获利,故案涉交易款项157548.9元将由该院另行制作决定予以收缴。

  在杭州打了两场官司,没能要回他的15万多元,他又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再审申请最终被驳回。但他依然不甘心,又以淘宝公司未尽到合理审查、注意义务致其权利受损为由,向芜湖市镜湖区人民法院提起侵权之诉,要求法院判令淘宝公司赔付157546.9元及利息。

  他在杭州打的官司属于网络购物合同纠纷,在芜湖打的官司则属于侵权责任纠纷。对于淘宝公司认为本案属于重复诉讼的意见,镜湖区法院不予认可。法院认为,淘宝公司作为网络购物平台的经营者,尚无证据显示其明知韦某销售的“欢乐豆”系赌博网站筹码;其次,在原告向韦某购买“欢乐豆”时,国家强制性法律法规并未明确禁止虚拟游戏币交易;再次,《淘宝平台服务协议》已对消费者就其平台上的信息系用户自行发布可能存在风险和瑕疵,且其无法逐一审查进行了提示说明;最后,淘宝公司在发现棋牌类游戏的游戏币交易存在易被网络赌博行为利用的风险后,业已发布禁售规则禁止棋牌游戏类虚拟商品销售,及时采取了合理的救助措施。综上,淘宝公司作为网络购物平台的经营者已经尽到了对消费者的安全保障义务,也不具有主观过错,故原告要求其赔偿损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对于镜湖区法院的判决,他表示不服,又向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二审法院于本月7日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至此,他跨越两省、打了两年多的官司总算告一段落,最终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结果。在此之前,为“850棋牌游戏”中多款赌博游戏做网络推广的重庆隆讯科技有限公司及其控制的一家公司因犯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分别被判处罚金9500万元、4500万元,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孙某某等三人被判刑。同时,各地有多位为“850棋牌游戏”销售“欢乐豆”的代理商被法院以开设赌场罪处以刑罚。